万智汇,汇集万家智慧!向千万粉丝秀智慧

万智汇(WanZhiH.com/)

热门关键词:  as  xxx  1111
十五年估值近百亿,创始人恋恋不忘的竟是……
来源:正舒企业
作者:
时间:2016-08-31
浏览热度:
#评论#
[ 导读 ] “师傅,您租一盆花给我吧?”
 

1
 
 

 

“师傅,您租一盆花给我吧?”

 

2006年的某个普通的下午,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找到缪恒太,提出一个有些“荒唐”的请求。

 

租花的人不少,但缪恒太还没见过只租一盆花的人。他从东北来到上海已经有段时间,辛辛苦苦打理一家园艺店,终于在花鸟市场挣出了名声。来找他谈生意的人都带着几十上百盆的单子,眼前这个年轻人让他有些新奇。

 

他看起来并不潦倒。穿着简单的文化衫,上面印着某个不知名的公司的名字。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,看起来斯斯文文的。头发有些长,自然微卷,看得出来已经有段时间没理发了。

 

“就是一个刚刚工作忙得顾不上打理自己的年轻人”,缪恒太在心里做出了判断。

 

年轻人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请求不合常理,嘴角上翘一直在微笑,耐心地等着缪恒太的回答。

 

“你为什么只租一盆花?”

“我们觉得办公室里缺一盆花。” 

“为什么不买一盆呢?”

“我们刚成立公司,钱要省着用。”

 

缪恒太想,原来还是个精打细算的小老板。他看着眼前的年轻人,不知怎地想到了自己初来上海奋斗的那段日子。

 

他让年轻人自己挑了一个小盆栽,心下也没做多想。却不料那个年轻人回过头来要和他做生意。

 

“师傅,以后我们公司的花都从您这儿定吧。”

 

2
 
 

 

这是伏彩瑞第一次见到缪师傅。

 

在互联网上,伏彩瑞还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字,阿诺。

 

2006年,阿诺研究生毕业。彼时,他一手创办的沪江网已经积累了20万用户。这个他五年前出于兴趣而创办的免费在线语言学习网站,已经成为众多网友分享学习资料、交流学习经验的聚集地。

 

阿诺面临一个选择,卖掉网站全心投入工作或者边工作边运营网站,他迟迟没有做决定。他想起刚上大学第一次摸到计算机的场景,那种激动人心欲罢不能的感觉让他隐约间有种预感,“这辈子要做跟计算机和互联网有关的事”。

 

2001年,当阿诺察觉到身边的同学和朋友存在网络学习的需求时,他自学编程,在出租屋里废寝忘食一个月创立了沪江语林网(沪江的前身)。

 

五年里,通过互联网自主学习的用户越来越多。在用户需求的驱动下,沪江网的内容也越来越丰富,沪江英语、沪江日语、沪江部落相继推出。互联网已经开始改变用户的学习习惯,为什么不坚持做下去呢?

 

最终,阿诺选择了一条和同学截然不同的发展道路——创业。他和几位小伙伴在上海租了一处民宅,以八人创始团队八万元资金起步,开始将沪江网投入公司化运营。

 

新的起点,应该有新的气象。伙伴们觉得办公室里应该有盆花,阿诺就主动揽下了这个任务。

 

在一个普通的下午,阿诺穿着沪江的文化衫,急匆匆去了一趟花鸟市场。他问到了当时市场里最大的花店的名字,然后直接找上了缪师傅。

 

就这样,两个看上去毫不相关的人走到了一起。

 

3
 
 

 

缪恒太开始定期到沪江办公室养护绿植。

 

那会儿是2009年,沪江刚搬入张江创意大厦不久,团队人数已经接近100人。金融危机的到来没有阻止这家公司扩张的步伐,但阿诺还是感觉到来自大环境的压力。

 

创业初期的沪江坚持内容免费的思路,采用网站的流量变现,赚取外语培训机构的广告费,后来也探索出电商业务。但金融危机爆发后,广告和电商这两股盈利来源双双受阻,沪江开始重新思考网站与用户的关系。

 

阿诺意识到,公司必须要有自我造血的能力,转型迫在眉睫。

 

2009年,沪江决定砍掉全部广告业务,转而自主研发推出B2C在线学习平台沪江网校,培养用户为优质内容付费的习惯。他们不再依赖2B(面向商户)广告模式,开始探索2C(面向用户)需求。

 

转型意味着巨大的压力,阿诺和员工常常夜以继日地工作,中午就趴在办公桌上囫囵睡一觉。

 

缪恒太的到来会让这些年轻人精神一振。他的手机铃声总是和植物有关,一开始是《小白杨》后来是《桃花朵朵开》。每当办公室响起熟悉的铃声,阿诺就知道是缪师傅来了。

 

缪恒太对绿植很用心,每盆花草都要细细看过,有时是浇水,有时是修剪。一来二去,员工们都和他混熟了。女员工会向他请教多肉的养护问题,男员工则会在休息时间拉着他打乒乓球。阿诺有时也亲自上阵打几局,大家笑笑闹闹,工作的压力不知不觉就消减了几分。

 

阿诺和团队的变化,缪恒太都看在眼里:转型期的阵痛,融资后的轻松,研发时的专注,盈利后的喜悦,波峰波谷交替起伏,但一直很坚定地在往前走。他慢慢知道这家公司在做的事:用互联网改变教育。“心中有火,眼中有光”,看着这群年轻人斗志昂扬的样子,他觉得没准儿这事儿真能给他们做成。

 

但他终究没多说什么,只是按着当初和阿诺的约定,年复一年地帮这家公司的种花养花。

 

这一做,就是十年。

 

4
 
 

 

阿诺站在聚光灯下,有些哽咽。

 

8月18日,沪江在上海举行十五周年伙伴答谢会。十年来在不同阶段陪伴沪江成长的合作伙伴悉数到场。

 

缪恒太带着妻子、女儿也来了。

 

台上的阿诺,一头卷曲长发变成利落板寸,一副黑框眼镜架在鼻梁,脸上习惯性地带着微笑的神情。他已经不需要用文化衫来表明自己的身份,他本身就是沪江的标志,是中国互联网教育行业发展史上绕不过去的一个人物。

 

建站十五年、创业十年,沪江成为互联网教育行业的标杆。10亿元人民币D轮融资、超过70亿元的估值、4421万的双十二单日营收、超过一亿的用户,一连串亮眼数字在媒体曝光,阿诺自己却不提。

 

他谈“命运”。每个人都有两条命,一条是生命,一条是使命。沪江创立之初本不是为了成立一家公司,而是为了完成一个使命:让教育更简单、更公平、更快乐。

 

他谈“选择”。每一次选择都会碰到意想不到的人,他认为自己命中注定就是要做“用互联网改变教育”这件事,但不同的选择会改变实现它的方法。

 

台下,缪恒太听得很入神。他觉得阿诺的样子有了变化,但语气中的坚定和执着十年如一。变与不变的微妙,或许只有他这样陪伴沪江一路走来的“老人”才最有感触。

 

这是缪恒太为沪江服务的第十个年头。从租一盆花到提供数千盆绿植,从一个人负责养护工作到全家人齐上阵,缪恒太跟随沪江从简单朴素的居民楼走到宽敞明亮的浦软大厦,成为沪江人眼中既专业又和蔼的“缪师傅”。

 

台上的演讲还在继续。

 

“十五年来,最宝贵的就是和沪江一起奋斗的人”,阿诺有些动情。他感谢了许多人,最后特地邀请缪师傅和家人上台,讲述十年前他们相遇的故事。

 

“师傅,以后我们公司的花都从您这儿定吧。”

 

“行,你定多少,我帮你养多少。”

 

相关文档:

等着老板发工资,没想到被开除了..

颠覆淘宝,干掉京东,看二手商品..

全球首家算命公司在“英国新三板..